边彼星

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用得着你来管我
微博:极光贤Polaris

瘾忍(ABO)


C22
    吴世勋坐在会议厅,烦躁地用手指点着桌面,他抬头看了一眼边伯贤,那人表面风云不惊,眼神里的迫切和焦急早就冲破了散了出来。吴世勋垂下眼,不再看边伯贤了。
    随着脚步声,会议室的门被打开。边伯贤的眼睛瞬间亮了,他死死地盯着走进来的朴灿烈,然而朴灿烈一副根本没看到边伯贤的样子拉开凳子坐下。
    吴世勋虽然心情不好,但是职业操守很好,明面自然没有把厌恶的表情摆出来,一脸严肃地和朴灿烈讨论合约。等讨论完也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,边伯贤的目光就从未从朴灿烈身上挪开过,等到朴灿烈离开了,边伯贤也才放弃一般...

人间烟火


C2
    朴灿烈一路把边伯贤抱回自己家,给边伯贤放好洗澡水,把边伯贤拔了个干净放到浴缸里,自己再去衣帽室拿出对于边伯贤来说偏大的短袖。朴灿烈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,俩人都是天天国内国外各种飞的人,所以家里总是只有朴灿烈和一位管家在家。边伯贤自打八岁认识朴灿烈后,就经常来家里找朴灿烈玩,每天都赖到很晚,于是每次边伯贤都能如愿和自己喜欢的灿烈哥哥一起睡觉。边伯贤的妈妈和朴灿烈的妈妈是闺蜜,边伯贤的母亲早就知道朴灿烈稳重,也就放心地把边伯贤交给了朴灿烈。
    算起来,自打边伯贤上了初三到今天,边伯贤已经好久没有来朴灿烈家了。朴灿烈看着边伯贤...

瘾忍(ABO)


C21
    朴灿烈挂了电话,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拿出电话拨给自己在国内的好哥们。“夏天的事,你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“哥,你放心,她已经被我们收拾过了,你让传达的话也传达了,以后我们会盯着她,不会让她伤害边伯贤的。”朴灿烈无力地应了一声,那天的人有些犹豫地开口道:“哥,你那么喜欢边伯贤,为什么还要答应家里人啊,你完全可以拒绝啊。”朴灿烈低笑了一声,隔了好久才说道:“我离开他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”何况他那般厌恶我……
    在朴灿烈离开的一个星期里,边伯贤翘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课,每天要么是躺在床上,要么是蹲在阳台吹风。边...

瘾忍(ABO)


C20
    第二天早上,边伯贤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,发现只有自己在床上,硬撑着酸痛的身子起来,在阳台看见了正在抽烟的朴灿烈。边伯贤愣了愣,起身下床,哪知脚刚一挨地,就腿软地摔倒了,朴灿烈听到声响立马转过身,看见边伯贤坐在地上,一脸委屈。朴灿烈摁灭了烟,朝边伯贤走去。刚要扶他,又想到了昨晚的事,想去扶他的手顿了顿,最后又收了回去。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的动作不明所以,自己吧拉着站起来又坐回床上,朴灿烈拿出买好的早餐,道:“快吃吧,筷子和碗我都消过毒了,你吃完我们就回去。”边伯贤乖乖地吃完了一晚热腾腾的面,跟在朴灿烈后面慢慢地走回去。朴灿烈屡屡站住脚,等着慢吞吞的边伯贤,...

人间烟火


C1
    边伯贤低着头走在校园里,眼睛红红的,脚提着地上的小石子。边伯贤刚刚升入高中,刚经历一次月考,就幸运地得到了去办公室与老师一起喝茶的机会,在办公室里,班主任越说越难听,不是数落边伯贤以最低分考进学校,就是骂边伯贤成绩差还不努力。边伯贤听得心里凉透了,在心里小声嘟囔,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?边伯贤的脑子就是普通人的脑子,尽管边伯贤非常努力,也比不上别人的一点点天赋。高中的课程压得边伯贤喘不过来气,考试一场接着一场,根本没有时间复习,考成这样也算是在边伯贤的预料范围之内。虽然边伯贤早就习惯垫底拉分被班主任骂,可这并不代表边伯贤已经对这些唾骂感到麻木。
 ...

瘾忍(ABO)

C19
https://m.weibo.cn/5236647069/4269731596316504

朱白的小伙伴一定要等我!我把手头的这篇完结后,就开始疯狂写朱白了!

瘾忍(ABO)

C18
https://m.weibo.cn/5236647069/4269022747283631

瘾忍(ABO)


C17
    之后,夏天不知道去忙什么了,只来宿舍找了两回都扑空后,就再也没来过了,所有人都觉得这事应该过去了。
    朴灿烈最近很忙,除了每天吃饭的时候会打电话给边伯贤约他一起去吃饭,吃完饭连午休都没有,就继续窝在图书馆学习。边伯贤表示理解,因为他知道,这是朴灿烈在为未来铺路,朴灿烈已经想好未来该走那条路了。可对于边伯贤,一切还是未知,他报的课程都学得不错,可他并不知道学了这些,将来可以干什么。边伯贤被室友拉着去画室学习画画,边伯贤在色彩上由着出众的天赋,边伯贤也发现画画是件非常安静的事,便也每天熬在画室,和朴灿烈一样早出晚归。
 ...

© 边彼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